場景 2:在沙灘上,傑森身穿古代希臘盔甲,手裡拿劍,與骷髏戰士和空中的鳥身女妖戰鬥。 旁白:在遠古時代,傑森曾率領強大的阿爾戈號船員對抗神明與怪物... 場景 3:傑森在辦公室裡為了工作感到相當焦慮。他戴著眼鏡,留有長長的鬍子,身穿具航海風格的毛衣,頭戴希臘水手帽,打扮得活像是太平洋西北地區的文青。他的膚色白皙,留著短髮。 旁白:現在,傑森任職於 IT 產業,每天對抗更難應付的敵人。

場景 4:傑森和技術人員在資料中心,為了管理伺服器機架而忙得焦頭爛額。 旁白:他所屬公司的線上大型多人對戰遊戲叫好又叫座,但在擴張營運規模時卻遇到艱鉅的挑戰。 技術人員:(啜泣) 長官,「貝絲」好像陣亡了! 傑森:(緊繃) 那就別再拖拖拉拉的了,趕快訂更多伺服器。還有,拜託別再幫伺服器取名字了,這樣很詭異。

場景 5:傑森滿臉憂容,用手撐住自己的頭,四周是多張小型圖畫,圖中的人們正在抱怨,反映出傑森面臨的問題。 傑森:天啊,誰知道提供這些服務會這麼困難? 問題 1:抱歉,在凌晨 3 點打電話來,不過… 問題 2:我們調度資源的速度不夠快! 問題 3:為什麼我的程式碼還沒推送出去? 問題 4:我們的更新週期太慢了! 問題 5:老大,遊戲再不更新,玩家就要膩了… 問題 6:搞什麼,又停電了! 傑森:為什麼就是沒辦法每天 24 小時不出狀況?!

場景 6:突如其來的不明人士打斷傑森。 雅典娜:有辦法啊…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7:穿著古希臘盔甲的陌生人從窗外爬進來,嚇了傑森一跳。 雅典哪:只要使用 Kubernetes,一切都搞定! 傑森:什麼?你是誰?

場景 8:雅典娜頭戴羽飾頭盔,身穿古代希臘服裝,手拿長矛和七邊形的盾牌,驕傲地站著。她是位青少年,有著深色皮膚和一頭又長又捲的黑髮。 雅典娜:(大聲宣佈) 是我,雅典娜啊!象徵智慧、工藝和容器化應用程式的女神。 傑森:不是「智慧、工藝和戰爭」才對嗎? 雅典娜:人類的戰爭已經夠多了。你們需要的是容器!(輕聲補上一句) 而且我要多元化經營。

場景 9:傑森誠懇地解釋。 傑森:我們已經在容器中部署應用程式了,但實在沒什麼幫助... 應用程式管理作業依然緩慢、沒有效率,而且漏洞百出。 場景 10:雅典娜戳傑森的胸口,開始進行說明。 雅典娜:把應用程式放到容器中是好的開始,但接下來你必須進行自動化調度管理。這時 Kubernetes 就能派上用場了!

場景 11:雅典娜抓住傑森的手,把他拉著跑。 雅典娜:但我們首先要回顧一下歷史,跟我來! 傑森:那個,如果你是希臘女神的話,為什麼看起來像是在漫畫展玩角色扮演的小孩? 雅典娜:因為你廢話很多,就這麼簡單!

場景 12:傑森和雅典娜站在山上,眼前是一個村莊,這個村莊正受到一隻獨眼巨怪襲擊。在怪物體內,代表不同應用程式功能的工具正在旋轉。面對怪物的來襲,村民驚聲四起,倉皇逃竄。 傑森:哇,這是哪?! 雅典娜:歡迎來到很久很久以前的遠古時代。這個時代很流行穿增高運動鞋,跟《權力遊戲》第二季的年代差不多,在這裡,巨型應用程式主宰著地球! 村民 1:啊!救命啊! 村民 2:好龐大,好笨拙啊!

場景 13:雅典娜準備應戰,舉起長矛向前衝刺。 雅典娜:巨型應用程式有多組驚人的功能,但同時也有過多必須互相依賴的部分,讓整合和部署作業的執行過程變得像夢魘一般。 場景 14:雅典娜發動攻擊,砍下怪物的手,同時發出巨大的揮砍聲。被砍下的手中有一個正在旋轉的工具,代表一部分的應用程式功能。 雅典娜:不過只要將應用程式砍成個別作業程序,就能馴服這類龐然巨獸。 怪物:(發出痛苦的叫聲) 呃啊!

場景 15:六種正在旋轉的工具 (鎚子、鋸子、螺絲起子、扳手、鉗子和鑽子),代表應用程式功能已被拆成不同部分。 雅典娜:現在你可以對這些「微服務」分別進行偵錯、更新和部署,而不會讓整個專案停止運作。如要持續整合和持續推送軟體更新,這個步驟可說是至關重要。

場景 16:傑森看著鎚子和釘子,這兩種正在旋轉的工具受雅典娜控制,飄浮在她的手上方。 傑森:但這些微服務彼此之間還是要溝通,對吧? 雅典娜:那當然!它們是透過簡易通訊協定以鬆散的方式組合在一起,勉強可以彼此合作… (接續下一句) 鎚子:(向釘子說) 你穿得很好看。 釘子:(向鎚子說) 你在調戲我嗎? 場景 17:傑森向前傾,仔細研究某個旋轉的工具。現在有更多工具飄浮在雅典娜的手上方,這些工具形成一個由上至下的階層,每種工具都必須依賴另外一或多種工具才能運作。不同工具之間連有箭頭,用來表示工具之間的依賴關係。 雅典娜:以及維持一個依賴網路的運作,讓巨型應用程式得以透過這個網路保持整體性。

場景 18:一張架構圖,其中有三個層層交疊的長方形。底層是 CPU/記憶體,中層是核心,頂層是作業系統。有許多隻手從作業系統層伸出,抓住上方正在旋轉的工具,讓工具無法順利旋轉。 雅典娜:不過重點是,如果只透過單一作業系統執行這些服務的話,可能會發生程式庫版本和應用程式元件衝突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19:雅典娜站在透明盒子上方。旋轉的工具在盒子裡四處飄動,有時彼此還會相撞。 雅典娜:如果你將所有服務都放在同一個虛擬機器裡,應用程式之間仍可能會產生衝突 (接續下一句) 鋸子 (向斧頭說):喂,別鬧了。 鉗子 (向扳手說):不要逼我! 場景 20:雅典娜被一疊透明盒子壓得跪倒在地,每個盒子裡只有一個旋轉工具。 雅典娜:而如果你為每項服務分別建立一個虛擬機器,結果會非常笨重、浪費且昂貴。

場景 21:雅典娜向傑森展示一個運作程序 (以旋轉的字母 A 表示),這個程序在一個裡面是明亮晴空的正方形裡。 雅典娜:不過,要是每個程序都能透過某種方式獨立運作,且具備自己的程式庫和設定呢?簡單來說,就是每個程序都具備必要元素,可在任何虛擬或實體機器中運作。

場景 22:裡面是晴空的正方形沒入陰沉的大海深處,好奇的魚群在四周游動。正方形中的 A 持續旋轉,看起來平淡而明亮。 場景 23:裡面是晴空的正方形飄在夜空中,底下是樹木和蝙蝠。正方形中的旋轉 A 仍處於白天。 場景 24:裡面是晴空的正方形飄在空中,背景是一陣風暴,強風驟雨吹打著下方的棕櫚樹。正方形裡的 A 在平靜無風的天氣中持續旋轉。

場景 25:只有文字。 雅典娜:變成一個獨立的程序。

場景 26:傑森思索雅典娜剛剛所說的話。雅典娜想著這些概念中的浪漫元素,露出做夢般的神情咧嘴而笑。 傑森:原來如此!是容器啊。不過微服務真的會使應用程式容器化嗎? 雅典娜:那倒不一定,不過這兩者背後的概念... 啊,它們可說是天作之合! 場景 27:雅典娜展示如何將一個圓形分成多個楔形。 雅典娜:因為當模組性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28:雅典娜讓樂高積木飄在空中。 雅典娜:結合互通性時 (接續下一句)

場景 29:只有文字 雅典娜:你就能開始利用全新境界的 (接續下一句)

場景 30:一個程序 (以旋轉的字母「A」表示) 飛向空中。 雅典娜:可攜性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31:一隻手用橡皮圖章蓋出多個旋轉的字母「A」。 雅典娜:可複製性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32:旋轉的字母「A」往每一個方向放大。 雅典娜:以及可擴充性 (接續下一句)

場景 33:只有文字 雅典娜:而且無論在世界上的哪個角落,隨時都可享有這些好處!(終於沒有下一句了)

場景 34:傑森和雅典娜在地球的兩端。傑森的所在位置是晚上,雅典娜的所在位置是白天。他們隔著一段距離向對方大喊,雅典娜揮舞長矛來強調重點。 傑森:等、等等... 我們現有的容器已經讓我的團隊忙得不可開交了,要是再增加容器數量,我們怎麼可能有辦法追蹤所有容器的狀況? 雅典娜:不需要自行追蹤!你們可以讓系統自動管理所有容器,其中的關鍵就是 (大聲歡呼) Kubernetes! 場景 35:一個大型 Kubernetes 標誌,「Kubernetes」的字樣在一個藍色七邊形圖案旁邊。七邊形圖案裡有一個裝有輻輪的白色船舵。雅典娜在「Kubernetes」字樣兩邊小聲地進行補充。 雅典娜:(高興) 這個字是希臘文,意思是「舵手」。 雅典娜:(不情願) 同時也是... 跟《星際爭霸戰》有關的梗,但只有少數人才會懂。

場景 36:傑森在沉思。 傑森:又是這個標誌... 等等,你該不會只是在推銷 Google Cloud 吧? 場景 37:雅典娜向一臉狐疑的傑森解釋。傑森的雙臂在胸前交叉。 雅典娜:當然不是,Kubernetes 是開放原始碼平台!有需要的人都可免費使用。 場景 38:雅典娜越來越激動。 雅典娜:Kubernetes 的背後有一個龐大的開發人員社群在提供支援,就連 GitHub 也是用戶之一。

場景 39:傑森還是很懷疑。雅典娜已恢復平靜,手拿長矛安靜地站著。 傑森:那你等等會推銷別的東西嗎? 雅典娜:(沉默不語) 場景 40:傑森維持著懷疑的姿勢。雅典娜的視線避開傑森,露出尷尬的表情。 雅典娜:(小聲) 或許… 場景 41:傑森語氣轉溫和,雙臂不再交叉。雅典娜高興地咧嘴而笑,舉起手歡呼。 傑森:嗯... 好啦,繼續說吧。 雅典娜:耶!

場景 42:雅典娜的右手上方飄有 Kubernetes 標誌,左手則用食指讓轉動的地球保持平衡。 雅典娜:Kubernetes 有幾個主要目標:(接續下一句)

場景 43:裝滿容器化程序的喝水用玻璃杯,僅剩的空間被最後一個容器填滿。 雅典娜:用有邏輯和有效率的方式分配容器。 旁白:翻譯:充分運用容量。 場景 44:上頭有船舵圖案的七邊形 Kubernetes 標誌;有箭頭從標誌的所有七個角向外指,表示標誌正往所有方向擴大。 雅典娜:根據目前的營運規模快速增加或減少資源配置。 旁白:翻譯:視需求進行調整。 場景 45:擬人化的太陽和月亮,其中月亮的臉孔與太陽的半張臉孔重疊,表示這個符號同時代表白天和夜晚。 雅典娜:讓作業程序可持續運作及保持良好狀態。 旁白:翻譯:不讓服務中斷。

場景 46:雅典娜放鬆地微笑。 雅典娜:最重要的是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47:一隻手伸出食指畫出虛線,藉此連接多個圓點。手負責控制這整個過程。 雅典娜:讓你能夠控管所有作業內容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48:表情符號,圖中是人滿足地在床上邊睡邊打呼。 雅典娜:而不會強迫你管理所有的作業方式細節。(句子結束) 旁白:翻譯:天啊,是週末。

場景 49:雅典娜拿起先前的容器化程序 (在天空盒子中的旋轉字母「A」),但現在應用程式周圍是虛線,代表這是一個 Pod。傑森仔細端詳 Pod,看起來很有興趣。 雅典娜:為了做到這一點,Kubernetes 為容器管理作業加上了全新的抽象層:Pod。 場景 50:代表 Pod 的擬人化虛線有巨大的眼球,看著容器化程序 (天空盒子中的旋轉字母「A」)。 雅典娜:Pod 是 Kubernetes 物件模型中最小的基石,可「看見」容器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51:擬人化 Kubernetes 標誌 (上頭有船舵圖案的七邊形) 有一個巨大的眼球,看著右邊的擬人化 Pod。圖中並未顯示容器化程序。 雅典娜:但 Kubernetes 只會看見 Pod。

場景 52:擬人化的 Kubernetes 標誌監看一組 Pod。大部分的 Pod 只包含一個程序。最後一個 Pod 包含兩種不同類型的程序,且從這個 Pod 中飛出愛心。最靠近愛心且只包含一個程序的 Pod 發表評論。 雅典娜:大部分的 Pod 只包含一個容器,但緊密結合的程序有時會共用一個 Pod。 單例 Pod:(小聲) 煩死了,你們兩個,去開房間吧。 場景 53:雅典娜將放著 Pod 的大圓盤拿向傑森。Pod 包含運作中的程序。整體看起來像是服務生送上 Pod 餐點,因此圓盤代表伺服器或節點。 雅典娜:多組 Pod 會位在同一「機器」(實體或虛擬) 中,每一個機器都稱為節點。 旁白:(小聲) 之前叫做「僕人」。

場景 54:雅典娜用手勢將傑森的注意力導向遠處由圓盤組成的配置。中央的圓盤戴著一頂帽子,表示它地位較高,與其他圓盤不同。中央的圓盤上放有圓柱 (代表資料儲存庫) 和寫字夾板 (代表一組指示)。中央節點周圍是從屬節點,當中只包含 Pod。有箭頭從中央節點指向其他節點,表示中央節點控制著其他節點。 雅典娜:多個節點會組成叢集,每個叢集都是由一個主節點負責監管。

場景 55:一個卷軸神奇地出現在傑森眼前,讓他相當驚訝。雅典娜用長矛指著卷軸。 雅典娜:系統會根據部署設定將這些叢集放置在適當的位置;部署設定是由你提供的簡易 .yaml 檔案宣告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56:雅典娜站在傑森後面,傑森在卷軸上寫字。 雅典娜:你必須指定要由哪一組適當的程序來依照你的命令行事。

場景 57:神奇的部署卷軸飄浮在地表上方,向下方的叢集下達指令。叢集是由放有 Pod 的圓盤和主節點圓盤所組成。叢集上方是充斥容器映像檔的雲朵,這些映像檔看起來像是裝滿未旋轉字母的盒子。雲朵代表容器登錄檔,底下則有虛線箭頭像雨一樣滴落,表示容器映像檔被向下拉到節點處。 雅典娜:Kubernetes 接著會選取機器,然後傳播各個 Pod 中的容器,將部署設定中指定的容器映像檔往下拉。

場景 58:雅典娜坐下,雙臂靠在部署卷軸上,向站著的傑森拋出問題。 雅典娜:那你要來選個主機板嗎? 傑森:我,呃… 雅典娜:(打斷) 噢,還有你要使用哪個 Linux 發行版?Ubuntu?Core OS?還是 Debian? 傑森:我還沒真的… 場景 59:問題追問到最後變成像在質詢,傑森很明顯地慌了。 雅典娜:(打斷) 聽說猶他州很不錯,要全放在猶他州嗎? 傑森:什麼?不要!我的意思是有可能,但是… 雅典娜:(再次打斷) 啊,還有 IP 位址!要用 198.51.100.0 嗎?203.0.113.0?還是 192.0.2… 傑森:(受挫地打斷) 我不在乎! 場景 60:雅典娜向前傾,用手指戳傑森的胸口來強調重點。 雅典娜:沒錯。

場景 61:很多組放有 Pod 的圓盤形狀節點,代表一組叢集。每個叢集由不同的帽子監控,其中帽子代表該叢集的主節點。雅典娜和傑森站到一旁。雅典娜邊拉著傑森的手臂邊用長矛指向叢集,引導傑森的目光。 雅典娜:這就是 Kubernetes 抽象化基礎架構的美妙之處。誰在乎你要把程序放在哪個「機器」裡啊。現在對你來說都沒有差別了!

場景 62:容器映像檔飄在雲朵中。雲朵的下方是一列 Pod,當中是運作中的容器化程序。有箭頭從雲朵指向下方那一列 Pod,表示那一列 Pod 是透過容器映像檔建立的。 雅典娜:就如同所有透過特定映像檔建立的容器都可互換使用。事實上,這些容器完全相同,都是透過同一個無法改變的範本所建立。 場景 63:雅典娜大笑,像在表演雜耍一樣拋接多個裝滿容器化程序的 Pod。傑森在背景畏畏縮縮,擔心被掉下來的 Pod 砸到。 雅典娜:有了可互換的容器備用資源和可互換的機器後 (接續下一句)

場景 64:雅典娜拋接的 Pod 從空中掉到節點上,其中節點是以被雅典娜用手舉高的圓盤表示。掉落的盒狀 Pod 依照欄和列疊得整整齊齊。 雅典娜:Kubernetes 可將每個備用資源丟到適當的位置! 場景 65:三個移動中的卡車排成一列。每輛卡車中都有幾個排得雜亂無章的盒子。第一輛卡車有 75% 的部分是空的,第二輛有 50% 的部分是空的,最後一輛有 90% 的部分是空的。 雅典娜:不想再浪費 CPU 了嗎? 場景 66:一輛移動中卡車的空間被充分運用,裝滿了盒子。僅剩的空間被最後一個盒子填滿。 雅典娜:Kubernetes 會留意是否有效率更高的「分裝」方式。

場景 67:三個相同的節點,分別以一組放有 Pod 的圓盤狀節點表示。 雅典娜:此外,這樣做可分散風險,因此沒有任何運作中的程序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68:頂端的節點遭雷擊,開始死去。另外兩個節點安然無恙。 雅典娜:會因單一錯誤而停止運作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69:頂端的節點屍骨無存,只留下一縷輕煙。另外兩個節點安然無恙。 雅典娜:備用資源可繼續順暢運作,而系統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70:擬人化的容器映像檔 (內有旋轉字母的長方形) 長出手腳進行衝刺,急著要填補節點上的一組空 Pod。主節點 (一頂帽子) 正在閱讀部署卷軸,並驚覺到部署設定與現實情況之間有所落差。 雅典娜:可根據部署設定快速恢復至理想狀態。(句子結束)

場景 71:Kubernetes 看起來是打坐中的人,頭是七邊形的 Kubernetes 標誌。它正感受到啟發。 雅典娜:Kubernetes 可自我修復。 場景 72:Kubernetes 看起來是有巨大眼球的七邊形 Kubernetes 標誌。它正在研究部署卷軸。 雅典娜:系統會瘋狂地將部署設定所指定的理想狀態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73:Kubernetes 看起來是有巨大眼球的七邊形 Kubernetes 標誌。它正在研究包含主節點和多個工作站節點的叢集。Pod 是以工作站節點為基礎。 雅典娜:與 Pod 和叢集在現實世界運作的實際狀態進行比較。

場景 74:雅典娜站在傑森旁邊,向他展示部署卷軸。 雅典娜:絕不寬待,絕不接受任何理由。 場景 75:圖中有兩個包含 Pod 和運作中容器化程序的節點。在其中一個節點中,某個容器化程序已停止運作,變成骷髏頭和兩根交叉的骨頭。 雅典娜:如果偵測到任何違規或不一致的狀況,一律殺無赦。程序會遭系統終止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76:容器映像檔從雲朵落下,以填補空的 Pod。 雅典娜:然後立即重生。

場景 77:傑森和雅典娜站在雲朵下方,雲朵中有一個標有「A」的容器映像檔。一隻手從畫面外伸進來,將新的容器映像檔「A+」插入至雲朵中。 傑森:那更新作業呢? 雅典娜:道理是一樣的。 場景 78:內含「A+」容器映像檔的雲朵位在一個時鐘的中樞。時鐘邊緣本來是數字的部分,在圖中變成字母。隨著指針轉動,「A」也逐一變成「A+」,代表應用程式版本的輪動式更新。 雅典娜:系統會從登錄檔和透過該登錄檔部署的新容器提取新的容器映像檔 (接續下一句) 場景 79:指針已轉完一圈,所有的「A」都已變成「A+」。 雅典娜:這通常是以輪動式更新的方式進行,以便讓轉換過程流暢又穩定。

場景 80:雅典娜和傑森站在一疊節點旁邊。每個節點上有三個運作中的應用程式,分別標有「A」、「B」和「C」。在所有的「B」應用程式周圍有一個穿透節點邊界的長方形,代表一個標籤。 雅典娜:只要使用標籤,就能輕鬆將某個程序的所有備用資源當做特定叢集中的單一實體,也就是由一組備用資源組成單一服務。 場景 81:Kubernetes 看起來是有巨大眼球的七邊形 Kubernetes 標誌,向正在管理節點叢集的主節點 (看起來是一頂帽子) 說話。 雅典娜:Kubernetes 不會擔心個別程序的情況,而只在乎真實世界的結果,也就是這些程序所提供的匯總服務。我想這跟你有點像吧。 KUBERNETES:(向主節點) 處理好「B」(意思是「B」服務) 了嗎? 主節點:(向 Kubernetes) 我把 B 處理得好到不行。

場景 82:Kubernetes 飄在地球上空,監控一組叢集。背景的空中日月交替出現,表示時間的推移。 雅典娜:Kubernetes 致力於讓這些服務每一分每一秒都可維持運作及保持良好狀態。 場景 83:雅典娜和傑森抬頭看向陽光,代表光明的未來。 雅典娜:老傢伙,這是 21 世紀!沒有人會在把手伸進口袋時,猜想應用程式是否「能夠使用」。要是不能讓應用程式隨時保持運作,你就玩完了。

場景 84:雅典娜將長矛舉在身前,在空中飛行。傑森騎著摩托車飆速,帽子往後飛走,看起來受到驚嚇。摩托車標有「Theseus」(特修斯),下方是船的圖案 (這是一個小典故,指的是特修斯的船)。 雅典娜:而有了 Kubernetes,應用程式就能隨時保持運作,哪怕是到天荒地老也沒問題! 傑森:哇,轉變得好突然!

場景 85:傑森沒戴帽子,在和摩托車一起飆速的同時感到非常驚恐。雅典娜飛在他身後,愉悅地笑著進行對話。 雅典娜:正如同模組性與不變性讓持續整合成為可能,容器和 Kubernetes 也讓你可持續推送軟體更新。 傑森:你知道我是水手吧?!

場景 86:雅典娜往下飛向飆速的摩托車,指著從轉動的前輪掉出的螺母和螺絲。 雅典娜:你看,鬆掉的螺絲!這樣就不必停下來了! 傑森:沒這回事,我可以停車! 雅典娜:(打斷) 都修好了! 場景 87:傑森仍在騎飆速的摩托車,但摩托車已變成截然不同的款式。雅典娜在他旁邊飛。 雅典娜:想升級成新的車款嗎? 傑森:(嚇瘋) 想,拜託你了!讓我們停在… 雅典娜:(打斷) 變!全新的摩托車!

場景 88:只有文字。 旁白:六小時後...

場景 89:傑森回到辦公室,倒在椅子上,身心俱疲。雅典娜站在他的辦公桌附近,笑著舉起長矛歡呼。 傑森:好,比喻夠多了。我被你說服了!Kubernetes 真的是最好的容器管理方式。 雅典娜:太好了!

場景 90:雅典娜邊笑邊熱情地靠向傑森。 雅典娜:你準備好使用 Google 獨有的世界級基礎架構,充分發揮 Kubernetes 的功能,並透過 Google Kubernetes Engine 讓一切步上軌道了嗎? 場景 91:傑森仍然癱坐在椅子上,臉上掛著狐疑和厭世的表情。 傑森:剛剛那算推銷嗎? 雅典娜:(不在圖中) 算是吧。 場景 92:傑森仍然坐在辦公桌後,將手舉高放在額頭上,感覺鬆了一口氣。雅典娜拿起他的鍵盤。 傑森:好吧,還可以。

場景 93:傑森和雅典娜擠在電腦前一起工作。雅典娜在打字。 傑森:這樣好了,我讓我的團隊試試這種做法,幫他們註冊一些訓練。我們可以嘗試用十週左右的時間讓第一批節點開始運作… 雅典娜:或者… (接續下一句)

場景 94:雅典娜指向電腦螢幕,傑森很驚訝。 雅典娜:要不要試試在十分鐘內搞定?

場景 95:只有文字。 旁白:現在輪到你了。請在接著出現的終端機模擬器中輸入指令,並瞭解如何透過 Google Kubernetes Engine 建立 Kubernetes 叢集。

場景 96:終端機視窗,四周以希臘回紋邊框裝飾。

場景 98:雅典娜站著大叫,一手拿長矛一手拿盾。 雅典娜:嗨!想要免費優惠嗎?只要參加 Google Cloud Platform 免費試用,就能獲得效期 12 個月的 $300 美元抵免額!

本頁內容對您是否有任何幫助?請提供意見:

傳送您對下列選項的寶貴意見...

這個網頁
Kubernetes Engine